【学术校庆】观念范畴、知识体系及传承与创新

作者:梁芳

浏览:

发布时间:2014-10-31

前言

 

为庆祝西安音乐学院建校65周年,西北民族音乐研究中心与音乐学系于2014年9月20日至10月18日联合举办系列学术活动。特邀请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等十多位专家学者就论坛主题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集中的讨论,并对学科建设、史学研究等论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此次学术活动共有三场,分别是“从历史发展看西方音乐的文化特性——高士杰教授西方音乐研究高端论坛”、“可思的声音世界——罗艺峰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高端论坛”和“眼睛向下——乔建中中国传统音乐研究自观与评述”。本次论坛涉及音乐学科中的三大领域,充分体现了综合与多元化的特点,无疑,对推动西方音乐史的教学与研究、中国音乐思想史与民族民间音乐的研究,具有极大的建设意义。 

 

一、从历史发展看西方音乐的文化特性——高士杰教授西方音乐研究高端论坛

 

高士杰教授西方音乐研究高端论坛于9月20日上午举行。此次论坛以“如何认识西方音乐自身”为主题,进行了主题发言与交流讨论。 

首先,高士杰教授以“从历史发展看西方音乐的文化特性”为题做重点发言。他认为:目前学术界对“西方音乐”这一概念理解和认识较为片面,在未弄清何为西方音乐的前提下,却陷入到中西音乐之争中不能自拔。对此,高士杰教授指出,概念明确,是有效进行学术讨论的前提。他说,传统教学中的‘西方音乐’即是‘艺术音乐’,并在这一概念界定的基础上对“西方音乐以外还有别的艺术音乐吗?”、“西方音乐与世界各地的民族音乐是怎样的关系?”、“西方音乐是否会导致中国音乐出现自然性?;??”、“西方音乐的世界化是否会导致人类音乐文化的单一化?”等诸问题展开了追问与思考。此后,与会专家就高士杰教授提出令人深思的问题以自由发言的形式各抒己见。 

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蔡良玉研究员就“关于西方音乐文化特征问题的思考”提出西方音乐文化的本质特征是人文主义,其形成因素主要包括西方音乐与基督教文明的关系,作曲家个人创作、个人风格和对科学精神的追求。因此,要充分了解和认识西方音乐,必须研究其深层的精神内涵和创造精神,并从中认识其文化特征、文化价值和意义,丰富我们的审美感受和文化体验。 

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杨燕迪教授就“西方音乐研究在中国:当前处境与学科愿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倡导我们要重新认识西方音乐与中国音乐的关系,高度重视经典文献的翻译引介工作,并呼吁,鼓励和推出具有质量的、经得起检验的综论性著译。针对高士杰的学术演讲,杨燕迪教授提出:“西方音乐为什么会打遍全世界”的问题。他认为;“其主要原因不仅包括西方古典音乐的内在特质,同时还包括与西方文化的扩张、殖民以及世界进入现代性的进程有着极大的关系。随着当前中国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西方音乐在当今中国的音乐生活中占有不可忽略的突出地位和重要作用,但其实我们对西方音乐的总体认识还不够深入和全面,对作品的了解依然局限于古典和浪漫时期,也就是说西方早期音乐并未进入我们的生活,还有大量音乐有待于研究?!彼徊匠?,从事西方音乐研究的学者们应该正面认清西方音乐在中国音乐中的地位。 

中国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主任李秀军教授以“中国文化环境下高士杰西方音乐思想探讨——21世纪中国西方音乐史学科发展中的若干问题”为题,从高士杰教授的音乐思想评述中探讨了西方音乐史学科的发展问题。他指出:在中国研究西方音乐,其研究者自身与研究对象所处的生活文化传统相矛盾,主要表现在,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的评价持谨慎态度,以及在无神论和民族意识较强的中国来研究带有强烈宗教色彩的西方文明,对许多没有宗教文化和知识背景的人来说难以接受。但是,高士杰教授却在这种不同文化背景下,对西方音乐本质、深层次的问题,特别是西方音乐在中国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大胆的解剖和追问,这种不畏艰难勇于探讨真理的科学精神,令人敬佩。 

中央音乐学院余志刚教授的发言主要涉及两个问题:其一:“何为中国艺术音乐”。他认为,中国艺术音乐是西方音乐体裁、形式、技法与中国传统音乐的有机结合。中国人学习西方音乐是历史之必然,也是自主的选择。不能看作是西方的文化侵略。在当下中国人眼中,西方音乐已经和中国文化杂交出一种新的中国现代音乐文化,难分彼此。所以,这种音乐现象是在全球化大背景下形成的一种新型的中国音乐文化。针对高士杰教授提出的“西方音乐是否会导致中国音乐出现自然性?;焙汀拔鞣揭衾值氖澜缁欠窕岬贾氯死嘁衾治幕牡ヒ换钡任侍夥⒈砹俗约旱目捶?。他认为,只有文化融合才能促进发展,在文化融合中产生的新文化本身就包含固有的文化特性且不会完全消失。而中国文化历来善于从异文化中吸收、融合,所以音乐也不例外。其二,他提出,“西方音乐是以基督教为机制发展起来的艺术音乐”是狭义的界定,而广义的西方音乐应包括“以两希文明(希腊文明、希伯来文明)和人文主义思想为机制的西方艺术音乐、民间音乐和流行音乐”。 

中国音乐学院音乐学系赵仲明教授则以“学以致用”与“学以致知”为题,从学术史的角度回顾和审视了西方音乐研究在中国所经历的三个时期,即:“启蒙时期”、“学以致用时期”和“学以致知时期”。他认为,这三个时期客观地体现了中国音乐学家在西方音乐研究中的理论特色和学术品格,而高士杰教授半个多世纪学术研究中的一系列“理解·追问·反思”,正是中国音乐学家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理论特色和学术品格的真实写照。   

 

二、可思的声音世界——罗艺峰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高端论坛

 

罗艺峰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高端论坛于9月27日举行。本次论坛以中国音乐思想史学科建设、中国音乐思想史料学建设,以及中国音乐思想专题研究等论题进行了讨论。同时,针对罗艺峰教授提出的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相关问题以及所著《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一书进行了主题发言与交流。 

首先,罗艺峰教授以“回到古人的世界去理解古人”为题做了专题发言。他说,音乐史学的目标是重建古人的音乐世界,可分为三个层次,即:以音乐考古学、艺术考古学、古谱学为代表的研究领域,力图还原的是古代音乐的物质世界;以音乐为纽带的古代音乐制度、音乐活动、音乐人物,构建的是音乐社会学;以音乐思想史为代表的学术研究,是重建古人的音乐观念世界。这三个层次共同构成音乐史学的任务。他提出,理解古代中国音乐世界需要以建立在“价值无涉”的中国音乐史料学、史源学;客观立场上的中国音乐社会学、伦理学与政治学,以及建立在前两者基础上的音乐思想史、观念史与美学史为基础,要具备综合的史观、同情的理解和具体的解悟来理解古代可思的声音世界。关于礼乐问题的理解,他认为,礼乐关系的认识学界并未穷尽所有材料,而是以有限的材料得出全局性的判断。这样的研究是否合理,或者说以艺术音乐为对象的审美认知主义能否成为理解中国音乐思想史的出发点,值得音乐史学界思考。 

针对罗艺峰教授的发言,学者们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它涉及学科与史料学建设问题,也涉及到罗艺峰教授专著《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学术价值的讨论。 

  全国音乐美学学会会长、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主任韩锺恩教授“从文化的文化到之所以是的文化”为题做了专题发言。他说,从不同的中国思想史以及其他中国古代音乐专题写作范式的比较,看音乐思想史写作可引发学科增长,可触发学科驱动。他通过引出“我们究竟依据史料去还原历史,还是依托对历史的认识,立足当代,书写当代史”等问题,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没有历史支撑的逻辑,仅仅是一个无机的空架,没有逻辑勾勒的历史,也只能是一堆无绪的材料。两者缺一不可。所以,我们只有依托历史去编制逻辑的体系,依据逻辑去突显历史的秩序,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历史事实和逻辑事实的统一。 

全国音乐美学学会副会长、中央音乐学院宋瑾教授以“超感性音乐的作为”为题,从古代音乐思想史的研究视角出发,提出中国古代文人音乐具有超感性性质,追求弦外之音、大音希声,是重道轻器的实践哲学,是重言说哲学和诗词的传统在音乐的体现。在此基础上,他对“超感性”、“超主体”、“自况”等概念做了详细解释。他认为,超感性音乐的作为在于通过自况的行为方式,达成天人合一,进而引导我们从传统文化中找到“体悟之道”。 

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刘承华教授的“中国古代思想范式中的全息机制——对《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中‘范式’研究的一种解读”,高度评价了《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的学术意义和贡献。他指出,作者在考察前人的研究基础上,创造性提出中国古代思想范式是“普遍联系,整体思维”的观点,并从“有机整体”、“感应机制”、“关联式思考”三个方面对范式进行解读的这一观念,为学术界提供了极富启发力的理论成果。同时,他还就传统范式中的感应机制,提出全息理论,并通过全息理论的解释对中古代思想范式进行了学理分析,认为通过全息理论的观照,可以对“普遍联系,整体思维”提供更具体、更深入的理解和把握,作出更精确、更科学的评价。 

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所长冯长春教授以“关于中国音乐思想史学科构建的几点思考——兼谈罗艺峰教授《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的学术贡献”为题,高度评价了《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在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的史料蒐集、个人创见等方面的学科创生意义。他提出了元理论建设、思想观念与音乐实践的关系研究、理论范式与范畴研究、专题与个案研究、断代史研究和古代与近代衔接等一系列关于中国音乐思想史学科建设所需要关注的问题。 

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李曙明教授的“思与乐——读罗艺峰《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思”与道通,“乐”与德和、“思中有乐,乐中有思”,并对《五讲》一书的史观、史料、史法、史识进行了分析点评。从而引申出“性本论、礼乐中的美学问题”以及“音乐是时间的艺术”等美学问题。他认为,无论是思想史还是美学史都要给予音乐本质的认识,而这些本质的认识,其目的除了要搞清真相之外,还要有新意义和新价值。进而他提出,音乐史的重要性在于,只有“历史”才能使我们认识到中华民族处在什么地位,新礼乐文明才可日益复兴发展。 

中国音乐学院中国传统音乐文化传承与传播中心主任谢嘉幸教授则以“可听的思想——体悟中国礼乐文化”,诠释了中国古代音乐思想史研究的意义。他认为,在中国文化宝库中,思想是历史闪光的内核,善于发现“传统”中的“思想”,是《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最重要的特色。他结合对罗艺峰教授的《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的解读,探析了儒、道、墨、释诸家与礼乐的关系,阐释了礼乐文化在当代的价值。他思考的焦点在于,中国到底以什么样的思想观念来使文化得以延伸,怎样让传统文化回到当代,让当代重新认识传统、发现传统,从而提出中国古代礼乐思想史研究的重要性。 

除以上专家发言之外,西安音乐学院校师生就罗艺峰教授中国音乐思想史研究的相关问题,以及《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就中国音乐思想史与音乐美学等概念进行了探讨。它涉及到《汉书古今人表疏证》的音乐思想史观察(白英)、《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读书札记(袁建军)、《文子》的音乐思想史价值研究(蒋晶)等问题。 

 

三、眼睛向下——乔建中中国传统音乐研究自观与评述

 

本次论坛于10月16日举行。它主要涉及两个方面内容:其一,乔建中教授对自己数十年中国传统音乐研究的回顾与自省,以及数位同行对他在民歌、民族器乐、中国音乐地理、20世纪传统音乐研究等领域进行评述。其二,讨论他(一位托命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学者)如何承载前辈学人的优秀学统和严谨学风,如何与同辈学者相偕以进,广泛吸收姊妹人文学科的观念、事业、方法及学术经验。 

参加座谈会的学者来自北京、上海、武汉、山东及西安音乐学院。他们各抒己见,表达了对乔建中教授数十年来献身中国传统音乐研究的贡献。 

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刘再生以《历史、传统、现实——论传统音乐学家乔建中人文景观学术链》为题,从所认识的“三个”乔建中贯穿成一个学术链,全面分析了乔建中传统音乐研究的开放性、延伸性与现实性。他认为,田野调查与采风是考察每位传统音乐学者的行动、广度、深度的侧面,而乔建中长年坚持在田野工作第一线,将民间传统活态音乐文化提升到理性认识的高度,且渗透于他的研究之中,用历史视角来看待现实问题,可谓是当代传统音乐学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此外,刘再生教授还对完善中国传统音乐理论体系提出了建设性建议。 

中国音乐学院李月红教授以《大地不言万物长歌》为题,对乔建中教授在民歌领域的研究、田野工作等进行了梳理。她认为,乔建中教授在中国传统音乐研究尚未找到系统化方法的局面里始终坚持自己的理论实践,在民歌研究方面注重田野工作、形态分析,地理与音乐的关系、形成原因等,进而深入到传统文化的本质、民族审美特征的层面。他的研究方法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传统音乐研究的重要基石,对深化民族音乐研究具有重大意义。尤其是,他在实地调查汉族民歌、文化地理学、民歌研究、教学实践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旗帜性作用。通过对乔建中民歌领域的研究,李月红教授还进一步指出,将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有机的结合,来探讨传统音乐内部结构与规律的重要性。 

上海音乐学院郭树荟教授主要以乔建中教授在民族器乐研究领域所涉及的文献进行学理层面的分类,并从历史视野与传承意识相链接、学术情怀与理性审视的建构、20世纪民族器乐研究三个方面阐释了乔建中在中国民族器乐理论研究的学术成果。她认为,乔建中的研究是在坚守传统研究基础上积极吸收新思维、新方法,对民族器乐研究提出了很多学术理论。其理性的思考在民族音乐历史研究中具有广泛的参照意义和影响力。 

武汉音乐学院蔡际洲教授则主要从学术研究、人才培养和相关学术活动三个方面对乔建中在音乐地理方面的研究进行了梳理。他认为,乔建中教授在此学科方面有三个“第一”,即:是第一批开创地理学研究的学者;是第一个出版对汉族民歌进行文化地理学研究的学术专著;是第一个从学科理论的高度提出中国音乐地理学问题的学者。蔡际洲教授认为,正是因乔建中对音乐本体的长期体验以及对其他相关学科的吸纳才开创了从地理学角度研究音乐的新思路。他还提出,创建具有自我文化特点的民族音乐学学科理论,是非常必要的尝试。 

上海音乐学院肖梅教授以《司(思)仁不易守成难,光阴慈悲陇上安》为题,从“缘—仁”、“守成—资料”两个主题回顾了乔建中扎根泥土不辍躬耕的学术生涯。提出,乔建中在中国音乐研究所主政期间对各大会议、年鉴方面所做的收集、整理,对聚拢学术力量、搭建学术平台起到重要作用,以及作为中国传统音乐研究与传承的“过渡人物”应当“先做、多做、少议乃至不议,从问题意识出发去做学术研究”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在发言中,肖梅教授还着重对她与乔建中教授共同从事音乐资料数据库建设进行了回忆,认为音乐资料是中国音乐叙事框架的核心,只有建设健全的资料数据,才能使音乐学家们创作出具有学术价值的著作,从而提出建立资料数据库对音乐学术历史的重要性。 

上海音乐学院韩锺恩教授则以《昏途修远走西口,苦行求索信天游——乔建中老师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主政岁月散纪》为题,以散纪方式叙事了乔建中教授作为学者加干部的双重身份,主政于音乐研究所时期在所面临的政治干预、经济干扰、人事干涉等多重困难,如何排除阻力继续为出版学术刊物、筹办杨荫浏基金等各个方面的所作所为。他评述了乔建中教授的主政理念和具体举措,以及他从事中国音乐研究尤其是民歌研究方面的成就。 

中国音乐学院的黄虎教授以《乔建中师访谈分享与心得》为题,通过“师访谈”的形式提出了“应该如何去学习和研究传统音乐”和“乔建中教授从事学术研究的动力是什么”,做了阐述。他认为:“其一,与早期父母的支持;申博网址、家庭所熏陶出的认真态度及民间音乐的熏染不可分离;其二,从读书、反复读、抄书中所获得的学养;其三,对民间音乐的谛听、演唱,则是音乐学家必须具备的素养,只有良好的艺术感觉,所表述出的文字才具有准确性?!弊詈?,并就其“学术结构”的特点提出对中国传统音乐研究的启示意义。 

在座谈会上,大家各抒己见,从乔建中教授的教学活动、研究活动为出发点,进而引申到民族音乐研究与学科建设等方面的讨论。其中,对音乐资料数据库的建立、传统音乐教学中应如何指导学生写作等问题,学者们认为,对于该学科的进一步发展具有一定的促进意义。 

 

余论

 

西安音乐学院65周年校庆举办的学术活动尽管所探讨的问题不同,但都涉足当今学科前沿问题。笔者认为,有以下几点值得我们深化思考。 

其一,高士杰教授以一位学者独居的唯物主义风范、科学态度直面西方音乐,对西方音乐本质、深层次的问题,特别是西方音乐在我国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大胆解剖、追问和反思。在座谈会上,他提出令人深思、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这些问题不仅是21世纪我国的西方音乐研究,甚至是音乐学研究都必须面对的、不可回避、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也是今后中国音乐发展核心的关键点。对这些问题进行深入研究,有利于我们从更高层次来研究西方音乐以及我国未来音乐的发展道路。高士杰教授敢于面对尖锐问题进行探讨,其精神令人为之敬佩。 

  其二,罗艺峰教授为我们带来“回到古人的世界去理解古人”,以及他的著作《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从史料学、社会学、伦理学等多重学科方面向我们解读了中国礼乐思想文化,并倡导运用多重学科的力量去理解古代可思的声音世界。这个可思的声音世界,形成音乐学术中一个特别值得研究的领域。而罗艺峰教授的《中国音乐思想史五讲》以强烈的问题意识、厚重扎实的论述对中国古代音乐生活思想、根源、脉络做了专题化研究,尤其在思想观、历史观、材料观等方面做出了新的探索,为我们深入认识中国音乐思想提出新的线索和思考。此外,从罗艺峰教授的著作中还可以看出,他对史料的丰富运用,尤其对边角史料的运用和研究,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其三,在众多学者对乔建中教授传统音乐研究评述中可以看出,乔建中教授作为传统音乐研究的工作者,始终坚持脚踏实地,扎根民间,眼睛向下,将自己设身处地于民间,而非作为一个高高在的上学者;他以资料、情感为原点深入民间;以原始音响、地域和文化背景作为基??;以原始资料和本真体验为研究基本条件,将研究工作建立在坚实的田野考察基础上,收获了丰富的民间音乐养分。他从实践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的经验出发,为中国传统音乐研究与发展以及人才培养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西安音乐学院65周年校庆之际,学院请来学术界众多名家、学者进行讲座、论坛,可以出看,学院对音乐学理论专业的高度重视,打破了重表演轻理论的办学理念。本次系列学术活动以多元化的视角聚焦了中国音乐学界三大领域的学科建设与发展问题,为我们深入学习理论知识提供了绝佳的展示平台,可谓是思想的饕餮盛宴。三场专题论坛让我们感受到老教授们对学科研究的执着精神和敢于面对学术研究中存的尖锐问题,使人为之敬佩。参会学者对学术问题的发言理论丰富、分析深刻,笔者认为,它必将给我国音乐学界带来更多的启发和反思。 

 

 

文章录入:宣传部 

申博网址